您好,欢迎来到中国质量新闻网酒业频道!
当前位置> 酒业频道>>深度>>

岩石股份转型“饮酒”三年有余:控股股东股份遭冻结,身陷商标侵权纠纷

2022-05-26 10:51:10 中国质量新闻网

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岩石股份 证券代码:600696)在站上“酱酒热”的风口后,无论是在业绩还是在股价方面,都取得了瞩目的成绩。2021年,在A股白酒上市公司中,岩石股份的营收涨幅最高,达到656.81%。在股价方面,也是从2021年伊始便连续高开,仅半年时间,股票开盘单价就已经从11.86元/股一路攀升至51.66元/股的峰值。

4月25日晚,岩石股份披露了2021年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0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56.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192.82万元,同比增长671.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5927.72万元,同比增长735.4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49亿元,同比增长339.36%。

岩石股份发布的2022年一季报显示,2022年前三个月,其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上涨161.05%,归母净利润上涨8.22%。同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628.38万元,同比减少91.27%。显然,2022年第一季度,岩石股份并没有延续2021年的“冲劲”。

控股股东股份遭冻结

通过梳理历年年报,中国质量新闻网注意到,在2021年之前,岩石股份的业绩曾呈逐年下降趋势。往年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岩石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1亿元、1.09亿元、7972万元;同期对应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分别约为1922万元、1238.6万元和802万元。

但在2020年,业绩大幅缩水的情况下,岩石股份董监高的薪酬却翻了倍。根据往年年报数据,2018年至2020年各期报告期末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实际获得的报酬合计分别是394.52万元、436.1万元、856.42万元。而2021年的董监高报酬合计为827.87万元。

可见,岩石股份在业绩缩水的情况下大幅度涨薪,而在业绩大幅上涨的情况下保持薪酬水平,甚至小幅度减少。然而,岩石股份并未在年报中就薪资变动情况进行说明。

岩石股份是A股著名的“更名王”,其前身是成立于1989年的豪盛(福建)股份有限公司,并于1993年登陆A股,不仅成为“泉州上市第一股”,更是首家A股上市的建筑陶瓷企业。自2001年11月起,该公司历经了“七度更名、三度被ST”,其主营业务也从建筑陶瓷、房屋租赁、融资租赁等演变成白酒销售。

在“酱酒热”的吸引下,岩石股份从2018年底开始介入白酒业务。2018年12月,岩石股份以228.24万元收购白酒销售线上平台——贵酒云电子85%的股权。2019年8月,岩石股份的控股股东上海贵酒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酒发展)在贵州茅台镇收购了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10月,贵酒发展又从上市公司天音控股手中收购章贡酒业及其销售公司赣州长江实业95%股权。2019年12月3日,将公司名称由“上海岩石企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

可见,为了努力打造成为一家拥有一系列卓越品牌、具有行业重要影响力的国际化、综合性酒业集团,岩石股份在资源整合方面动作不断,但同时也带来了麻烦。

2020年4月15日,岩石股份发布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暨关联交易的公告,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贵酒发展所持有的章贡酒业95%股权和赣州长江实业95%股权。2020年6月6日,岩石股份又发布公告表示终止该项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岩石股份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对章贡酒业和长江实业的尽调工作进展不及预期,贵酒发展与天音控股的交割审计亦没有完成,为充分保护上市公司和中小股东利益,故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2021年10月21日岩石股份发布的公告中显示,公司控股股东贵酒发展所持公司股份668.46万股遭冻结,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为4.66%。股份冻结原因便是贵酒发展、公司实际控制人韩啸与天音控股全资子公司天音通信的合同纠纷所致。

本网通过梳理公告发现,天音控股在2019年10月16日宣布拟挂牌出售所持章贡酒业95%股权及赣州长江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长江实业)95%股权。长江实业主要从事白酒经销业务,负责章贡酒业生产的白酒产品的销售和推广。

随后,贵酒发展成为最终受让方。交易按标的资产挂牌底价成交,章贡酒业95%股权对应成交价格2.8亿元,长江实业95%股权对应成交价格5574万元。2020年3月,天音控股宣布贵酒发展已按合同约定支付首批产权转让款共计1.75亿元;同年4月9日,上市公司公告称,章贡酒业和长江实业已经完成了工商变更,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2020年12月4日,天音控股公告表示已收到交易剩余款项1.61亿元。

但天音控股在2021年4月1日公告又表示,章贡酒业、长江实业没有按照约定在当年3月30日前向公司及公司控股子公司支付1.7亿元股利,贵酒发展也没有按照约定向天音通信支付“未按约定按时支付股权转让款”相应的违约金、利息。

2021年10月20日,天音控股公告显示,就与贵酒发展、韩啸之间的交易争议,天音通信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上海贸易仲裁委)提出仲裁申请及财产保全申请,请求裁决章贡酒业、长江实业分别支付股利4500万元、1.25亿元,裁决贵酒发展支付相应违约金等。上海贸易仲裁委于9月13日受理仲裁申请。随后,天音通信收到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书》及《财产保全告知书》。《民事裁定书》的主要内容是冻结贵酒发展银行存款合计2.24亿元或查封、扣押相应价值资产。

“贵酒”之争

要知道,市场上并不只有一家“贵酒”。始建于1950年的贵州贵酒公司是贵州省重点酿酒企业,1989年经工商登记为贵阳酒厂(国营),2009年全面改制并更名为“贵州贵酒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被洋河股份全资收购。2019年8月,公司更名为“贵州贵酒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拥有多个“贵”字系列注册商标。

而自岩石股份将公司名称从“上海岩石企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之后,贵州贵酒开始了维权之路。有媒体统计,从2020年开始,贵州贵酒分别以侵害商标纠纷和其他不正当竞争为由,先后10次将岩石股份诉至法院。

天眼查最新信息显示,贵州贵酒集团以其他不正当竞争纠纷为由,诉上海贵酒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上海贵酒科技有限公司、江西章贡酒业有限责任公司、中国贵酒集团有限公司、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统称“上海贵酒”等企业),开庭时间为2022年4月1日。

岩石股份2021年年报中披露,此前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给出的裁定显示,岩石股份的关联公司贵州贵酿酒业有限公司和上海贵酒酒业销售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贵十六代”“军酱1949”等多款产品侵犯了贵州贵酒的“贵”商标权。

公开资料显示,贵州贵酿酒业有限公司,创立于2018年4月。根据判决结果,贵州贵酿须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害原告贵州贵酒集团有限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并赔偿原告100万元。

上海贵酒酒业销售有限公司,创立于2016年,从股权关系来看,该公司是贵酿酒业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的子公司。判决书显示,上海贵酒销售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岩石股份财报显示,2020年公司对贵酿酒业全资子公司的采购额达到2409.37万元,占年度采购总额的37%。

尽管从判决结果来看,岩石股份在采购上受到极大影响,但一审判决并未认定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参与商标侵权行为,也没有判令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企业字号。对此,贵州贵酒提起上诉,2021年9月24日,江苏省人民法院受理了上诉案件,但截至2021年底,该民事诉讼案件尚未判决。截至发稿时间,本网也并未在中国裁判文书网等公开平台搜索到相关案件判决结果。

就前述相关问题,中国质量新闻网致函岩石股份,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任何回复。(叶浩月/文

(责任编辑:陆明)

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质量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若需转载本网稿件,请致电:010-84639548。

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质量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直接点击《新闻稿件修改申请表》表格填写修改内容(所有选项均为必填),然后发邮件至lxwm@cqn.com.cn,以便本网尽快处理。

深度
评论
访谈
视频
数据
酒文化
白酒
啤酒
洋酒
葡萄酒
保健酒
黄酒
米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