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质量新闻网
您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中国质量报>>第七版>>

寻找黑叶猴的“金娃娃”

2021-11-04 11:34:22 中国质量报

□ 于凤琴 文/摄

2018年10月,因一次“跨界科考”活动,我在贵州第一次见到了黑叶猴。黑叶猴个体比猕猴更显得修长,脸上的五官更接近人的形象,面部表情非常丰富,似乎喜怒哀思都写在脸上。

从见到黑叶猴的那一刻起,我就喜欢上了这个物种。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小婴猴比成年黑叶猴好看得多,它们刚出生时全身的毛发是金色的,大家都称其为“金娃娃”……

也许就是这一句“金娃娃”,让我对黑叶猴又多了一种遐想与企盼。告别黑叶猴,离开贵州后,如同思念远方的朋友,“金娃娃”给我留下了长长的思念。

2021年年初,农历牛年春节前夕,我从麻阳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麻阳河)管理局工作人员的电话中得知,麻阳河的黑叶猴多个种群喜添新丁,“金娃娃”也多次出现观察者的视野中。然而,当时受疫情影响,无法前往。但见到“金娃娃”的渴念之情却是与日俱增。

3月中旬,全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能出门”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去看“金娃娃”。拖上重重的拉杆箱,挎上“长枪短炮”,我和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科学考察委员会的同事雷先生一起来到麻阳河。当时,尽管天公不作美,淅淅沥沥的绵绵细雨,一直向我们抛洒,但这无法冷却我们想见到“金娃娃”的热情。无视雨水“倾情关照”,也顾不上脚下泥泞与路滑,在黑叶猴经常出没的几个地方努力寻找。就这样,在雨水中守候,在荒坡岩壁上跋涉。苦苦地寻找了一天,不仅没有见到“金娃娃”,连其他黑叶猴的影子也没见到。心中虽然有些沮丧,但更多的是不甘,更重要的是我们充满了信心。当晚,我们带着满身疲惫,裹挟着身上又凉又湿的衣服,非常不情愿地驱车回到贵州省沿河县县城住宿。

第二天天刚亮,我们连早饭都没有顾上吃,早早驱车上路,到麻阳河已经是上午9点多。麻阳河依旧是大雾加雨,在一个民居的屋檐下等了两个多小时,雨水终于停了下来。大约11点半,才有一群猴子肯露面。它们在当地居民废弃的一处房顶上嬉戏玩耍,在桥面的栏杆上跳跃。我们兴奋地架起相机,逐一拍摄,但还是没见到“金娃娃”。

当地保护区的朋友知道我们想见到“金娃娃”心切,也一直帮助我们寻找。下午雨停之后,两只婴猴终于现身,可它们脸上的颜色已经是又黑又花,早已失去“金娃娃”之身了。直到天黑,“金娃娃”仍然没有露面,也许,我们这一次要与“金娃娃”失之交臂,心中的热情似乎在一点点地变凉。

在回县城的路上,我和雷先生讨论着“金娃娃”。对野生动物摄影来说,几天找不到拍摄对象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了。也许,这个“金娃娃”就躲藏在我们附近,正在考验我们的耐心呢。我和雷先生互相鼓励着。

第三天,我们继续前往目的地,继续在细雨中守候。突然,山对面的树梢上动了一下。人称体内“自带望远镜”的当地朋友老肖指着山对面的树说:“就在那儿,就是这个种群,里面有4只‘金娃娃’。”听了老肖的话,我们立刻紧盯着那些树梢晃动的地方。

大约又过了两个多小时,快11点的时候,老肖说的这群带有“金娃娃”的黑叶猴出现了。首先露脸的是6只青年猴,它们一边玩耍,一边采食,一边在树上跳跃着来到我们蹲守的几株大树上。过了10多分钟,一只雄性成年黑叶猴,瞪着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不断地向四周张望着,非常警觉地来到青年黑叶猴的附近,它攀爬到了树尖上环顾着四周。

“它就是‘猴王’!”老肖用手指着树尖的那只雄性黑叶猴说。随后又来了一只雌性黑叶猴。老肖告诉我们:“母猴生了婴猴后,警惕性特别高。它生怕有人或天敌伤了孩子,无论行走还是觅食,都特别隐蔽。必须在确认安全无误的情况下才会带着婴猴出现。”老肖示意我们不要出声,静静地等待。

大约又过了20分钟,一只带着两个“金娃娃”的雌性黑叶猴来到我们面前的那株树上。它背一个抱一个,在树上来回跳跃两次后,又把两个“金娃娃”一左一右地抱在怀中。黑叶猴妈妈看看周围,确认没什么动静后,才开始采食。一只“金娃娃”叼住妈妈的乳头,用力地吸吮着,另一只“金娃娃”用不太灵活的手,不时去摸一下妈妈手中的树叶。就在此时,另两只带着“金娃娃”的母猴也相继到来。它们在靠近公路边的几株树上采食嫩叶,雄性黑叶猴则坐在公路附近最高的那株树上,如哨兵般警惕地俯视着四周。这对“金娃娃”有名字吗?是双胞胎吗?它们出生多长时间了?我把一连串问题抛向老肖。老肖说,“金娃娃”目前还没有名字,是不是双胞胎也还不敢确定,根据“金娃娃”的毛色看,它们出生有两个多月了。

老肖告诉我们:“小婴猴刚出生时通体是金黄色的。一个月后,脸部的颜色开始变暗,然后变黑,两个月后,身上的毛发发梢开始变黑……”正说着,那只没有带婴猴的雌性黑叶猴从带两个“金娃娃”的猴妈妈怀中抱走一个“金娃娃”。可这个“金娃娃”不想要这个雌性黑叶猴,很快便一边哼叫着一边挣扎着又回到猴妈妈的身边,紧紧地扯住妈妈肚皮上的毛发。望着眼前的一幕,我和雷先生不约而同地问老肖:“‘金娃娃’不要别的母猴抱,只要自己的妈妈吗?”老肖解释说:“刚出生的婴猴很被‘稀罕’,群里的其他母猴都会抢着抱,青年猴也会抢着抱,专家管这个行为叫‘阿姨行为’,意思是其他来帮忙的猴,是保姆,是阿姨,是帮着带婴猴的。”老肖继续解释说,在这个大家族中,除了“猴王”,大家都非常有爱心,都不会伤及婴猴。

“‘猴王’没有爱心吗?它会伤害婴猴吗?”雷先生不解地问。老肖笑笑说,“猴王”也有爱心,它只对自己亲生的婴猴有爱心,对别的“猴王”的孩子很残忍。老肖继续说:“在黑叶猴种群中,只有一个成年雄性猴,那就是我们所说的‘猴王’。‘猴王’是极其自私的,它只想把自己的基因传递下去,且不允许别人的孩子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成长……”按照老肖的解释,猴群成长过程中,对猴子个体伤害最大的除了天敌,应该就是“猴王”的更替。

黑叶猴群大约每3-5年就要更换“猴王”。雄猴在当“猴王”的过程中,自身体力和精力消耗过大,3-5年后,体力和精力都已经衰退了,这时,就会有新的雄性黑叶猴发出挑战,打败原“猴王”,成为“新主”。新“猴王”上任后,母猴接受新主的最显著的标志是与之交配,尽快产下新“猴王”的血脉。如果此时,母猴怀中正好有原“猴王”的孩子,那新“猴王”为了尽快让母猴怀孕,就会迫使它停止哺乳,停止哺乳的最好办法,就是杀掉前任的“孩子”,这便是黑叶猴的“杀婴”行为。

听了老肖的介绍,对“猴王”的这种“杀婴”行为,真是有些细思极恐。但自然界就是这样,每个物种都有其生存法则。它们的繁殖策略,自然也就符合它们的生存之道。人类不能用自己的生存法则去衡量其他物种,这也是对自然与动物的尊重。至于它们是不是双胞胎,我们只能推测高度疑似。科学的问题,有如执行法律,即便有时是亲眼看见,也还需要证据。

《中国质量报》

(责任编辑:水川)
最新评论
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质量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若需转载本网稿件,请致电:010-84639548。

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质量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直接点击《新闻稿件修改申请表》表格填写修改内容(所有选项均为必填),然后发邮件至 lxwm@cqn.com.cn,以便本网尽快处理。

图片新闻
  • 10月份中国制造业景气度有所减弱

  • 北京市石景山区市场监管局开展人员集 ...

  • 上海市松江区市场监管局推进“小个专 ...

  • 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市场监管局对辖区 ...

  • 浙江省丽水市市场监管局组织开展“浙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