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质量新闻网
您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财经>>区域>>

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市场监管系统的信用约束故事

2019-08-13 23:11:48 中国市场监管报

加强信用监管 实施联合惩戒

——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市场监管系统的信用约束故事

 

 

严重违法失信企业修复信用

“您好,这里是阿勒泰市市场监管局,请问您有什么需求?”4月20日,阿勒泰市市场监管局注册登记大厅工作人员刘晓义接到一个咨询电话。

“我姓杨,是一家旅行社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我们公司怎么会在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里?害得我们公司失去了好几单旅游项目。”杨女士气愤地说。

“请报一下公司名字,我查看一下。”刘晓义说。

杨女士报了公司名字后,刘晓义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然后对杨女士说:“你们公司2014年度未按时公示企业年报,2015年7月被市场监管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虽然你们于2016年3月23日补报了2014年度年报,但一直未申请移出经营异常名录。到2018年7月,你们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已届满3年,依据《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2018年7月被自治区市场监管部门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

“怎么会呢?我们公司一直守法经营,按时申报年报,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都怪我平时忙着公司业务,对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方面的政策学习不够,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杨女士懊悔地说。

“根据你们公司的情况,可以申请修复信用。自治区市场监管局《移出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工作规则(试行)》规定,企业在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前已履行相关法定义务,可向自治区市场监管局提交移出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申请,同时企业法定代表人需参加自治区市场监管局组织的《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管理暂行办法》《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管理暂行办法》等法规规章闭卷考试,得分90分以上,即可移出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刘晓义说,“不过,你们申请移出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之前,必须先向阿勒泰市市场监管局申请移出经营异常名录。”

之后,杨女士办理了移出经营异常名录手续,参加了法律法规考试合格后,向自治区市场监管局申请移出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企业信用得以修复。

企业失信办理简易注销受阻

4月20日上午,阿拉山口市市场监管局市场规范室工作人员曹轩正在给未申报年报的企业打电话,一名中年女士推门进来,低声说:“我姓李,想咨询一下经营异常名录的事。”曹轩示意李女士坐下说。

“我之前和几个朋友合伙做生意,开了一家公司。由于老是赔钱,公司不再经营了。后来我听说,公司如果不经营,最好注销掉,可以减少风险。我当时去市场监管部门咨询,市场监管干部说要登报公告,还要去税务局办清税证明。我嫌麻烦,注销营业执照的事就放下了。”李女士说,“我们公司从开业到歇业就几个月,没去税务局办过什么手续,也没领过税务发票。最近我了解到简易注销不需要登报公告,也不需要清税证明,就过来办理简易注销。可是行政服务大厅工作人员说,我们公司在经营异常名录里,不能办理简易注销。你帮我看看,能帮我移出经营异常名录吗?我好申请简易注销。”

曹轩说:“您别着急。简易注销是国家为了解决企业‘退出难’问题,给无债权债务和信用良好的企业提供的一条绿色通道。您的企业如果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就说明有信用污点或者有债权债务问题,是不能走简易注销程序的。”

李女士说:“我们没有债权债务,公司没怎么开展业务就散伙了。”

曹轩说:“您把营业执照拿给我看一下。”

曹轩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看这家企业的信用情况。该企业是2016年12月成立的,主要从事纺织品销售,因未在规定时间内报送2017年度年报,于2018年7月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曹轩说:“李女士,你们公司是2016年12月成立的。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你们在2017年3月申报了2016年度年报,可是2017年度年报没有申报。根据《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的规定,市场监管部门于2018年7月将你们公司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李女士说:“当时办理营业执照的时候,工作人员就提醒我们要在每年的6月底前报送上一年度的年报,所以我们按时报送了2016年度年报。后来公司不经营了,也就没人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这是我们自己的疏忽。”

曹轩说:“您看,就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忽,影响了企业申请简易注销。信用约束无处不在啊。”

“以后我们一定注意,补报年报可以申请移出经营异常名录吗?”李女士问。

曹轩点了点头。李女士这才安下心来:“我这就回去补报年报,抓紧移出经营异常名录。”

合作社失信签合同被拒

1月3日,焉耆回族自治县市场监管局市场监管科工作人员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是县里一家农民专业合作社的会计。她请工作人员帮助核实该合作社是否在经营异常名录里。她介绍说,自己2018年6月申报过年报,最近合作社签合同时被对方拒绝了,说是合作社在经营异常名录里。

经工作人员查询,该合作社因为未按期申报2015年度年报,于2016年7月份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2018年6月,该合作社补报了2015年度、2016年度年报,申报了2017年度年报,但未向市场监管部门提交移出经营异常名录申请。

几天后,这名会计带着该合作社法定代表人来到市场监管科。法定代表人赵先生是一名中年男士。他说:“我们是做青贮饲料的,最近跟库尔勒的一家购货商谈了笔生意。对方让我把营业执照传过去,之后却说我们在经营异常名录里,不跟我签合同。”

赵先生之前都是将合作社年报事宜交给会计处理。合作社前后聘任了两名会计,前任会计未按期报送2015年度年报,现任会计虽然报送了2015、2016、2017年度年报,却不知合作社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作为法定代表人,赵先生未督促合作社落实年报公示工作。法定代表人和具体经办人对信息公示制度学习不到位,导致合作社进入经营异常名录。

工作人员向赵先生详细讲解了《农民专业合作社年度报告公示暂行办法》,介绍了农民专业合作社年报公示的内容、时限要求、法律责任等,同时提醒他,在以后的经营过程中,要加强对相关法律法规规章的学习,履行年报公示义务,诚信经营、守法经营,避免因为未公示年报而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企业信用信息全国联网

6月24日上午,刘先生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乌鲁木齐市高新区(新市区)市场监管局企业信用监管科。工作人员小白看到满脸愁容的刘先生,立即起身上前询问:“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我在成都的公司办理营业执照变更,当地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说我在新疆的公司有严重违法失信信息,影响到成都公司变更无法顺利进行。我这才想起几年前在新疆办了家公司,因为没有合适项目,一直没有经营,但怎么就进入‘黑名单’了呢?还影响到我成都公司的经营和我个人的信用。”刘先生越说越着急。

“您先别着急,公司名称是什么?我先给您查查企业状态。”小白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原来刘先生的商贸公司从2012年设立至今,从未申报过年报,不仅有经营异常名录信息,还由于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届满3年仍未履行公示义务,已被自治区市场监管部门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

“在新疆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怎么会影响我成都的公司呢?”刘先生不解地问。

“现在企业信用信息全国一张网,无论是经营异常名录信息、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信息,还是企业的基本信息,在全国各地都能看到,有关部门对失信企业依法实施联合惩戒。”小白介绍说。

知晓事情原委,刘先生恍然大悟:“这些事情我都交给会计做,没太当回事,更没有意识到不申报年报会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哪晓得做什么事都要有始有终啊!”

刘先生是成都人,2012年在新疆开办商贸公司,想发展一番事业,却因依法经营管理企业的意识不强以及对法律法规不了解,造成有信用污点记录,不仅自己企业经营受限,个人信用也受到影响。

“如果您打算继续经营,首先需要尽快补报年报;如果确实不再从事经营活动,可以按流程办理注销业务。年报是市场主体应尽的义务,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和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的市场主体,在招投标、国有土地出让、银行贷款、授予荣誉称号等方面都会受限,企业经营寸步难行。”小白耐心地给刘先生解答,并告知问题的严重性。

刘先生说:“这件事给我上了一堂信用课。作为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我忽视了企业最基本的责任和义务。我一定弥补过失,真正地把企业经营好。”

失信险造成社会问题

2月8日下午,且末县市场监管局信用监管科来了一名维吾尔族农民吾先生。他焦急地对信用监管科科长杨静说:“我们合作社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了,多项经营活动受限,100多名农民要上访,请您赶快帮助解决一下吧。”

原来,该合作社有106名成员,因合作社改制,该合作社连续两年未申报年报,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多方面活动受到限制。合作社改制后,麦某、吐某等13名年龄较大的股东下岗,生活困难,向政府申请最低生活保障却受阻。其他股东有的贷款申请被退回,有的任职受到有关部门限制。他们认为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了损害,为了维护权益,准备集体上访。

吾先生焦急地说:“我们合作社因为改制,忽视了年报工作,自己酿下了苦果。可还有这么多人要吃饭,要生存,这可怎么办啊?”

杨静让吾先生不要着急,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相关信息。杨静告诉吾先生:“你们农民专业合作社因连续两年未申报年报,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现在改正还来得及,请你们尽快补报年报。我现在就帮你们解决问题。”

杨静指导吾先生补报了年报,将该合作社移出经营异常名录。

吾先生感激地说:“谢谢你帮我解决了大问题。我们一定吸取这次的教训,今后按时申报年报。”

失信被执行人任职受限

6月9日,博湖县政务服务大厅市场监管局窗口挤满了办事群众。

“王先生您好,您办什么业务?”窗口工作人员小陈微笑着问办事人员。

“小陈,你好,快帮我看看这些资料齐全了没有?”王先生将手里的资料递给小陈。

这名前来办事的王先生是博湖县某农资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经常到大厅办业务,做事一丝不苟,很受公司领导的信任。由于该公司近期法定代表人要变更,他从坎诺尔乡赶过来办理手续。

“王先生,不好意思,公司变更登记办不了。”小陈回答道。

“怎么回事?材料不齐,还是什么情况?”王先生问。

“你们公司提交的材料是齐全的,但是进入综合业务系统录入时,系统提示,你们公司的李先生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不能担任公司的执行董事,所以无法变更。”小陈回答。

“失信被执行人不就是人们平时说的‘老赖’吗?李先生是我们公司的执行董事,什么时候成‘老赖’了?”王先生一边问,一边打电话了解情况。

5分钟后,王先生说:“唉,李先生在焉耆回族自治县欠了一大笔钱,被该县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那还能办理变更登记吗?”

小陈说:“依据国家44部门签署的《关于对失信被执行人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市场监管部门限制失信被执行人在全国范围内担任任何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登记业务系统已经设置了限制,无法进入审核环节。”

“真是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我立刻回去和他说,赶紧把欠的钱还上,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移出来。等处理好这件事情,我再来办理变更吧。”王先生说。

银行失信不应该

6月3日,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尔果斯市市场监管局监管科科长马少杰正在集中办理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移出业务,前来办理移出业务的人员中有一名身穿白色衬衣、打领带的男士格外显眼。这名男士是某银行霍尔果斯市支行负责人张先生,只见他神色凝重,紧锁眉头。本该是最守信用的单位,该银行却因未报送2017年度年报,被市场监管部门依法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张先生说:“我们支行成立以来工作人员一直很少,最多时只有4人。年报工作以往是会计负责,2017年会计调离后,我们忽视了申报年报工作。现在上级领导非常重视这个问题,要求我们立即整改,最大限度减少损失,挽回银行形象。”

马少杰说:“随着信用体系的建立和完善,一些不被注意的小事可能导致失信行为的发生,如果不认真对待,等受到惩戒就来不及了。虽然说失信不罚款,但对企业来说信用比金子还重要,尤其是银行。”

“您说的太对了。对银行来说客户的信用最重要,这次真是惭愧呀。您帮助看看,我们的资料合不合格?”张先生说着把资料递了过来。

马少杰认真看完资料,细心的他发现了问题,银行在年报补报信息中填写的员工是4人,可是在缴纳社保等模块填写的却是0人。马少杰询问原因,张先生答复说是会计填错了。马少杰耐心地说明年报信息必须准确,不能弄虚作假,年报之后还会有“双随机”抽查,一旦年报信息失实,也将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张先生当场修改了年报信息。拿到移出经营异常名录通知书,张先生对马少杰说:“我诚挚地邀请您到我们银行讲讲信用监管知识。信用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

列入“黑名单”处处受限

“您好,我姓武,是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昨天我到行政服务大厅办理变更登记业务,大厅工作人员说我的公司在‘黑名单’里,无法办理变更登记业务。”2018年11月2日一大早,一名中年男士急匆匆来到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市场监管局企业监管科。

“武先生,您别着急。我帮您查询一下企业信用情况。”工作人员说。

工作人员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该公司因未按规定报送2014年度年报,于2015年7月10日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虽然你们公司补报了年报,但是未向登记机关申请移出经营异常名录。根据《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期满3年仍未履行相关义务,将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也就是大厅工作人员说的‘黑名单’。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的企业会在行政审批、银行贷款、政府采购、工程招投标、国有土地转让、授予荣誉称号等方面受到其他部门的联合惩戒,所以您无法办理变更登记业务。”

“原来是这样啊。有补救的办法吗?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公司一直诚信经营,进入‘黑名单’,我们企业以后怎么做生意啊?”武先生说。

“武先生,您先别急。根据自治区市场监管局《移出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工作规则(试行)》的规定,像您这样的企业是可以移出‘黑名单’的。首先您得先申请移出经营异常名录,然后申请移出‘黑名单’。移出‘黑名单’还要考试呢,成绩要90分以上。此外,自治区市场监管局要审核你们公司递交的资料,符合移出条件的企业,才能修复企业信用。”工作人员说。

第二天上午,武先生带着准备好的材料来到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市场监管局企业监管科。工作人员对他提交的材料审核后,为他办理了移出经营异常名录手续,并指导武先生上传移出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申请资料。

“太感谢你们了,以后我们一定遵纪守法,诚信经营,按时年报,不能再进‘黑名单’了。”武先生说。

□策划 王国明 沈 涛

□撰稿 沈 涛 陈允华 刘晓义 马少杰 雷 雨 陈 刚 挥 军 安 黎 杨 静 陈玲惠

(责任编辑:六六)
最新评论
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质量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若需转载本网稿件,请致电:010-84639548。

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质量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直接点击《新闻稿件修改申请表》表格填写修改内容(所有选项均为必填),然后发邮件至 lxwm@cqn.com.cn,以便本网尽快处理。

图片新闻
  • 机油液位上升、加注口变“奶盖”不要 ...

  • 安全的召回与召回的安全

  • 广汽本田2019年超额完成目标,体 ...

  • 自研自造铸市场底力 威马为新势力唯 ...

  • 中国汽车文化的先驱 奥迪第三次华丽 ...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