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质量新闻网油品频道!
在线投诉 | 维权投诉: weixin.tousu.cqn.com.cn
您当前位置: 油品频道>>人物>>

青年有为|在大漠边疆书写“我为祖国献石油”的新答卷

2023-06-27 10:52:55 中国青年网

石油是现代工业社会最重要的原料。每个人的衣食住行,都与石油、天然气息息相关。

比如:放在桌子上的一瓶矿泉水,这瓶水经过发现水源、开采、净化、装瓶、运输等环节,最后摆在你面前,一共需要消耗三分之一瓶石油。如果是果汁,那石油消耗将足足有半瓶之多。

大学毕业前,像许多没到过油田的年轻人一样,吐哈油田一级工程师、中国石油气举中心技术专家方志刚也以为打出一口油井,石油就可以喷出来,或是被抽出来,再应用到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然而到了吐哈盆地,他才知道石油是含在岩石沙子中,需要通过水、聚合物等一次次“洗出来”的。

二十年光阴荏苒,方志刚和他的团队铸就了享誉海内外的“吐哈气举”(气举采油是从地面将高压气体注入井内,利用气体膨胀的原理,降低井筒中液体密度,将原油举升到地面的一种采油方式)品牌,践行着“我为祖国献石油”的铮铮誓言。

“咱干的就是让油井高产稳产的活”

“每天面对漫漫黄沙和茫茫戈壁,时间长了有些单调寂寞,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大学毕业后,方志刚这个东北小伙来到祖国的大西北,让他逐渐对新疆这块土地产生了特殊的感情,茫茫大漠在他眼中蕴藏着无限可能。“想干石油就想选择油田最多的地方,未来最有前景的地方就是新疆。”他说。

刚到吐哈油田时,方志刚来到吐哈钻井公司实习。可钻井工作跟方志刚想象中的场景天差地别。方志刚每天从场地工干起,抬钻杆、清岩屑,一天下来浑身泥浆油污。他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附近一口钻井出现溢流,几个钻井队帮着配泥浆。方志刚和工友们扛上重晶石粉,一袋袋往泥浆池里倒。一袋25千克,从下午一直忙到深夜,等到险情解除时大家都累瘫在井场。

这是方志刚第一次体验重体力劳动。后来听师父讲,溢流是井喷的前兆,重晶石粉配泥浆是用来压井制喷的。压住了井就没事,要是压不住井就是井喷事故,最严重的会导致机毁人亡。当时,方志刚脑海里出现的是铁人王进喜跳进泥浆池的画面,他也明白了大伙“人拉肩扛制服溢流”的特殊意义。

过完在吐哈油田的第一个春节,公司通知方志刚到工程技术研究院报到。到了工程院,进了气举中心,方志刚的第一个任务是,设计小井眼扩张式封隔器。当时,吐哈油田应用开窗侧钻工艺,让一批老井和套损井起死回生、重新上岗。但与之匹配的小直径封隔器,国内没有,油田决定自行研制。

在设计胶筒时,攻关组遇到了难题。尺寸小了承压能力不够,尺寸大了又下不到井里去。大家反反复复调整设计,也没能解决问题。“这就像跷跷板,顾了这头顾不上那头。”方志刚说。

一连几天泡在工房,方志刚反复琢磨,他发现胶筒工作时变形最严重的主要是两端,而影响密封性能的也主要是这个因素。

“能不能把胶筒从固定式改成活动式,这样既降低破损风险,也能提高密封性。”方志刚出的主意,实施后果然解决了问题。师父断言,“小伙子一根筋,搞技术、做研究能成!”

油井生产一段时间后,压力下降、产量下降,都需要辅以人工举升的方式提高产量。在方志刚看来,众多的人工举升采油方式中,气举最能发挥油藏自身能量。在具备气源的条件下,气举采油是油田首选的、最经济有效的人工举升方式。并且,从投产初期到最终关井停产的每一个阶段,气举都能够全生命周期采油。

有了气举,能量不足以自喷生产的井可以正常生产,低产的井可以提高产量,高产的井能够获得更高产量。方志刚常给气举队员形象地说,“咱们干的活就是让油井高产稳产,让油田高效开发,努力让油田更年轻。”

“山是一步一步登上来的”

2010年,方志刚接手中东BBA油田的48口气举井技术服务,其中最大的难题是气举工具。

BBA油田原油有“四高”,高含硫、高含蜡、高含二氧化碳、高沥青质,对井下工具防硫、防腐蚀要求高。特别是油井尺寸大、产量高,要求气举阀工作筒直径168毫米,而吐哈气举以往用过的最大尺寸只有127毫米。

“直径增大41毫米,看上去只增加了三分之一,但工艺难度是几何级增长,谈何容易!”一年之内完成工具研发制造试验并投入现场应用,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2010年刚接手任务时,不少人都形容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山是一步一步登上来的,船是一橹一橹摇出去的。”方志刚说,“不干,永远不可能成功。”

可真干起来,难题接踵而至。

首先是防硫化氢。硫是金属的克星,一般的金属遇到硫化氢都会产生“氢脆”现象,应力大幅下降,很容易断脱。气举阀工作筒上下两端连接油管,直径相对较小,而本体部分直径较大,整体上“两头细小中间粗”。以往的气举阀工作筒,大都采用焊接工艺,三段组合,两道焊缝。而硫更是对焊缝影响极大,防硫焊接工艺难度更大。

方志刚在国内找了一家又一家工厂,均无法保证抗硫焊接。“焊接不行,改锻造!”锻造难度也不小。单是解决缩径比和抗压问题,他和团队就反反复复优化结构不知道多少次,最终才不得已选定了类似椭圆的异形工作筒。

摁下葫芦浮起瓢,躲过了焊接的难题又迎来锻造考验。异形结构带来了锻造加工难度的极大增加,在沈阳找到国内顶尖的工厂,也是攻关了大半年才算过关。

此类大大小小的问题解决了几十个,几乎还都是原创性的解决方案。终于,到了唤醒井下气举工具的时刻。蛰伏井下数年的气举工具,能不能正常启动,028井转气举仪式,牵动着油田各方的心。虽然气举的每一步都是经过精密计算和深思熟虑的,但是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采油,使用的很多还是原创性的技术,这在国内都是没有先河的。“是龙是虫,终要见分晓。”就像迎接孩子出生,方志刚那几天既紧张又兴奋,“自己干的活,底气还是有的!”

2017年7月18日上午9时,随着注气阀门开启,天然气源源不断注入井筒。一级阀过气,二级阀过气……两天后,气举井进入正常工作状态,油井产量稳中有升,直至超过了初期日产的三成。油田获得当地政府颁发的环保奖,这是数十年以来当地政府对外合作项目首次获得如此殊荣。

“我最大的价值就在这儿”

油田工作,气举服务国内外,聚少离多是方志刚家庭生活的常态,即使是在同一个单位工作的妻子都很少能碰到。

2014年底,远在东北的父亲病危,方志刚急忙赶回老家。在医院见到父亲时,父亲病情很严重,已经不适宜治疗。父亲说:“孩子,咱回家吧。”当天回家,半夜里父亲就去世了。

工作多年,远离老家,与父亲相伴的日子屈指可数。子欲养而亲不待,方志刚说,最遗憾的是没能说动父亲,让他生前到新疆来一块生活。

小女儿出生后,他常年出差在外。偶有休假,也是待不了几天就走。初见爸爸,小女儿感觉陌生,大哭不止,晚上睡觉,直把他往外撵。几天后,跟女儿好不容易有了点热乎劲儿,方志刚又该走了。

2011年,吐哈气举进入中东市场。方志刚作为吐哈气举中东项目的在京负责人,每天忙得像陀螺。7月,正是商务运作的关键时刻,两个女儿同时发高烧。三天过去,依旧高烧不退。妻子急得实在没办法,这才给方志刚打去电话。

汇报领导,当即准假,并安排在吐哈油田的同事协调车辆,帮忙照料。方志刚连夜处理完手头工作,并嘱咐好同事,这才匆匆飞回新疆,赶到医院。此时,孩子体温超过40摄氏度,特别是一岁半的小女儿更是严重,发烧后一直处于昏睡,大夫建议立刻转院。他们连夜赶到乌鲁木齐,医院直接安排进了重症监护室。看到插着氧气管和胃管的孩子,这个坚强的东北汉子,落下了眼泪。

万幸,三天后,高烧缓解,孩子可以睁眼,夫妻俩这才稍稍放心。一周后,孩子转到普通病房。方志刚做好了忍受妻子埋怨和责骂的准备,可妻子啥也没说。她明白,石油家庭大多如此。

党的二十大报告也提到,“加强重点领域安全能力建设,确保粮食、能源资源、重要产业链供应链安全。”“支持革命老区、民族地区加快发展,加强边疆地区建设,推进兴边富民、稳边固边。”前几年,也有内地企业抛出橄榄枝,许以高薪,希望共谋发展。方志刚均婉言谢绝。方志刚说:“是吐哈气举成就了我,我最大的价值在这里,发挥才能的舞台也在这里。”

总监制:金锐

监制:王海

策划:杨月 牟昊琨

编导:王增强 牟昊琨

记者:牟昊琨 肖瑞(通讯员) 吴博扬(实习)

剪辑:王增强

设计:牟昊琨

《青年有为》系列微视频组织机构

指导单位:中央网信办网络传播局

出品单位:中国青年网

支持单位: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

(责任编辑: 陆明 )
本栏目联系电话:010-84636699-4030 本栏目新闻线索:13720017315 本栏目合作电话:13651078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