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质量新闻网
您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中国国门时报>>第四版

古人怎么取暖

2018-11-23 10:27:35 中国质量新闻网-中国国门时报

□周华诚

那时候没有空调,没有暖气,人在冬天过得很辛苦。

但是,火上坐一只瓦罐,瓦罐里烫一壶老酒,若有知心人在身旁,哪怕外面下着雪,屋内酒意融融,再冷也就不觉得冷了。

800年前的冬天,比现在要冷一些。

公元1258年1月13日,乃是南宋宝佑五年的农历十二月。这一天,西湖结冰了。

西湖不常结冰的——2008年那场大雪,西湖也只是局部结了些冰。再往前数,1977年、1930年西湖也结过冰,据说有人能在冰上行走。然而比起1258年冬天那场寒潮,这些都是小巫见大巫:那一年,某个不知名的史官在《宋史全文》卷35中,写下四个字:“西湖冰合”。

南宋的寒冷,处在被气象学家竺可桢命名的第三个“寒冷期”中。在竺可桢的界定里,过去5000年,只有4个这样的寒冷期。公元1000年至1200年的冬天,华北梅树不能生长,1111年太湖结冰,洞庭山柑橘全部冻死,苏州运河经常性结冰。

那时候没有空调,没有暖气,人在冬天过得很辛苦。

取暖办法有三个。

其一,在大空间里设置小空间。

巨寒时候,阔大的房间更显得寂寞空虚冷,不如隔出小小空间才好。一是心理上,感觉更温暖,二是从科学上来说,没有穿堂风,热量也不至于散发过快。

王公贵族当然好一些——皇宫里原先阔绰得很,房间够大,这时大也没有用,必须隔出专门的暖房来,四面墙壁用花椒和泥土和成的涂料厚厚敷上一层,类似于保温层和“自发热层”;此外再设置层层屏风,风吹不进,也散不走,自然暖和多了。此外,再在床上铺毛毯,地上生地炉,想来不会太冷。

士大夫们,往往在卧室设置纸帐。纸帐,有点像夏天用的蚊帐。区别是,夏天的蚊帐只为了防蚊,孔洞大可透风,不至闷热;纸帐就是用厚纸做的。床的四面,都用白纸蒙起来,上床和下床的一面的纸帘可以上下卷动。

条件宽裕的人家,依然是取小空间,做出“暖阁”。暖阁,也叫火阁。

南宋释元肇的《火阁》是这样写的:

装折围炉地,方方七尺强,

易容元亮膝,难著净名床。

省炭功虽小,烧香味较长,

晏染宜袖手,免去暴朝阳。

是,暖阁很好用,围隔出小空间,挡风,使得内部热量得以保持。

取暖法之二,生火取暖。

欧阳修在湖北夷陵当县长时,新修了地炉,冬天不再受寒冻之苦。于是作诗《新营小斋凿地炉辄成五言三十七韵》庆祝:

“霜降百工休,居者皆入室。墐户畏初寒,开炉代温律。规模不盈丈,广狭足容膝。”

地炉修建也很简单,在屋子里挖出小坑,四周用砖石垫垒,在当中生火取暖,上面可以烤地瓜、煮开水。

夷陵地火炉,一般也是这样——在墙边地上挖一个地坑,口周再垒半截土围子,梁上垂下铁杆钩,吊在钩上的鼎锅可以升降,坑口燉瓦罐可煮水,又可取暖。

地炉在北宋比较常见。《水浒传》写,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落魄在山神庙,便用地炉对抗风雪,“屋后有一堆柴炭,拿几块来,生在地炉里”。

南宋的陆游,在《春和初迁坐堂中》写道:“炭薪南山来,地炉晨暮红。”

取暖的炉,可以是凿地开地炉,也可以是用铁炉、铜炉。天寒地冻,烧火取暖,不算什么大发明,谁都明白。唯一需要注意的是,炭火炉不完全燃烧所产生的一氧化碳,如果通气不畅,是可致人于死地的。所以如何科学设置地炉,并在小空间里生炭火取暖时,如何科学排出毒气,倒是特别应该讲究的。

1258年“西湖冰合”时,后来成为著名词人的蒋捷才13岁。他在宜兴生活,太湖也结冰了。他后来有一词写道:

“红麟不暖瓶笙噎,炉灰一片晴雪。醉无香嗅醒,但手把、新橙闲撧。更深冻损梅花也,听画堂、箫鼓方歇。想是天气别,豫借与、春风三月。”

搜罗一下,发现很多诗人、词人都写到那时生炭炉、地炉取暖的事,没有因一氧化碳中毒而发生意外,可见当时人已经充分注意到了这一点。

取暖法之三,苦中作乐。

天寒地冻,哪儿都去不了,大家宅在家中,自然可以发明一些娱乐消闲的玩法。比如说,有人就发明了火盆上炖红烧肉。——拿一个砂罐,里面放上肉,在火盆上慢慢地炖着,要有耐心——史载,“炭墼子红烧肉”,最好吃的,是用炭火焖上一天一夜,想一想就知道,那炖肉的酥烂,与口感,简直是无与伦比。

清代乾隆年间的袁枚,在他最有名的吃货笔记《随园食单》里,介绍过一味“盖碗装肉”的做法。对于其做法,只简洁地说:“放手炉上。法与前同。”

手炉,也是冬天取暖的一个神器。好处在于,其轻便易携,可以带着四处游走。我们南方人叫火熜——在火熜里煨一点花生、大豆,那是小孩子最爱的游戏。只不过,火熜上煨一碗“盖碗装肉”,太奢侈了,我没玩过。

“榾柮无烟雪夜长,地炉煨酒暖如汤”,榾柮就是树根疙瘩,当柴火烧,不会烧得太快,也不会熄火,这火慢慢地缓缓地燃着,散发着持续的热量,可以一直燃到天亮。

写这句子的是南宋范成大。他接着说,“莫嗔老妇无盘飣,笑指灰中芋栗香。”是的,煨板栗、煨番薯,都是一件美妙的事。

火上也可以坐一只瓦罐,瓦罐里烫一壶老酒,若有知心人在身旁,哪怕外面下着雪,屋内酒意融融,再冷也就不觉得冷了。

《中国国门时报》

(责任编辑: 莳伊 )
最新评论
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质量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若需转载本网稿件,请致电:010-84639548。

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质量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直接点击《新闻稿件修改申请表》表格填写修改内容(所有选项均为必填),然后发邮件至lxwm@cqn.com.cn,以便本网尽快处理。

图片新闻
  • “C位小鲜肉”斯威G01 F版为新潮享 ...

  • 大众:听教授和博士讲汽车业变革

  • 兰博基尼登陆广州车展 诠释全新品牌...

  • 大众汽车品牌SUV车型数量再翻番

  • 绿驰汽车与西门子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最新新闻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