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主管 中国质量新闻网
您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中国国门时报>>第四版

饱满 另一种形式的馈赠

2017-08-25 08:13:37 中国质量新闻网

●范烛红

在诗意缓缓流淌的乡村田园,农忙的号角再一次深邃着时光隐匿的脚印。此刻,沉默不语的镰刀闪动着耀眼的锋芒,成熟的麦子于滚落的汗水里尖叫,还有粒粒饱满的油菜籽也在厚实的指掌间纵情奔跳。当清风拂过大地,丰收的喜悦瞬间明媚了农人的脸庞,他们正以鞠躬的姿势踩着柔软的土地同心中的希冀赛跑。

每一粒油菜籽都拥有一颗透亮的心。眼下,它们纷纷用虔诚的馈赠向主人致敬,也悠悠地如浪花般翻腾着岁月往事的波澜。天气格外晴好,母亲揉搓油菜籽的动作依然如从前那般熟稔,休息的时候,她会摘下头上的旧毛巾来扇扇风、擦擦汗,或喝一口用搪瓷缸带来的凉茶,神情畅快。过不了几天,母亲会把菜籽送到油坊,然后再将榨好的香油分成三份,一份托熟人捎给在外地打工的弟弟,一份会抽空送给在小城工作的我,一份留下自个儿炒菜。多年来,母亲的生活里一直穿插着两条线,一条是她精心伺弄的田园线,播种或收获,让她在时令的交替中真实而清晰地触摸到了内心的希冀,纵使辛勤的劳作已透支了她太多的体力;另一条便是她时刻牵念的儿女线,这是她的心怀藉以自由徜徉的隐秘甬道,在祈盼儿女们身体平安、衣食无忧的同时,尚能于有生之年为他们出点力一直是她快乐的源泉。

一粒油菜籽犹能折射出母爱的光辉,而与此相比,我们未曾饱满的心竟是如此的苍白与柔弱。在我居住的小区,一些被儿女从乡下接来的老人们,整日只能眯着双眼坐在门口晒晒太阳,看孤独的光阴一步步将自己紧紧包围,离开了耕作毕生的土地,他们宛如墙角里那些被人遗弃的农具,悄然褪去了鲜亮的光泽,独剩斑斑的锈迹。那一刻,你会惊讶地发现: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读不懂父母的心。

激情鼓胀的麦粒亦是孕育希冀的温床。打谷场上,小婶将一捆捆麦秆从板车上卸下,我看到她赤裸的手臂上全是麦芒扎过的血迹,那一条条结痂的印痕诠释着斑驳岁月的无奈与沧桑。小婶的儿子尚在邻市某农改劳场服刑,那年他的小妹被人诱拐至边塞某地,他历经千辛万苦找到后,盛怒之下放火烧了人家的房舍,还用菜刀伤了人。小叔过世较早,这些年小婶常独自一人去探监,去时她会带上一大兜麦粑,一路辗转奔波,饿了就啃几个,想必他的儿子在狱中也是蘸着泪水吃着老娘亲手做的麦粑吧,他屡因表现出色被减刑,那时小婶舒展的皱纹里就会浮起一丝由衷的欣慰。她与我母亲拉家常,说至今她已攒下了为儿子盖房的钱,接下来就是为他准备娶亲的钱了。

穿过岁月厚重的风尘,如烟的往事轻轻拨动着人们的心弦,旋律高亢、舒缓或悲怆,唯有局中人才了解。篱园深处,大自然的物候里更替着全然不同的色彩,它俨然是我们平素生活里最初的幕景,此时我们依稀可见,那些美好的希冀已次第在汗水里荡漾。

故乡的农事是一部深具艺术底蕴的大书,细细品读之后,甚感每一个章节,抑或每一个句子与语词间皆有诗情画意的律动。

立夏之际,农忙里的斑斓时光又翻到了另一页。放眼田园,粒粒饱满的蚕豆鼓胀着沉甸甸的收获的喜庆,也缓缓牵动着往事伸展的触须。儿时,常与弟弟随母亲去田间地头采摘蚕豆,总是迫不及待地扯下那些鲜嫩欲滴的蚕豆荚,边剥边吃,还不时会高抛一粒于空中,再张开嘴巴潇洒地将其接住,自是玩得尽兴。回家后,母亲会将蚕豆放在米饭上蒸,出锅后食之,粉嫩爽口,尤其是那丝丝纯粹而地道的醇香令我们口舌生津,多半会吃到腮帮酸痛。记得顽皮的弟弟总央求我用针线把一粒粒熟蚕豆挨个串起来,像极菩萨手里拨动的念珠,然后挂在脖子上,赏玩之余亦可当零食来吃,弟弟玩得乐意,逢人便夸:“瞧,牛吧?俺哥做的!”彼时,我的心头会油然泛起一丝慰藉,只是时光流转,如今那些美好的回忆已如粒粒珍珠散落在岁月的尘埃之中,唯有记忆的绳索才能将它们一一缀起。

光阴荏苒,尘俗漫漶,童年里的趣事已在心坎上烙下了深深的印痕。少时,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解鲁迅先生的《社戏》,初不知双喜他们看戏回来偷摘的罗汉豆为何物,羡慕之至,后方知它就是咱乡下庄稼地里寻常的蚕豆时,不禁唏嘘。因有着与课文背景相似的生活经历,我们沉浸在先生笔下那夏夜辽阔而深远的意境里,感同身受。那时,同村的大宝、柱子、小龅牙是我的死党,只要哪个村子请了戏班唱戏或有露天电影播放,人群中必少不了我们蹿动的身影。在回来的路上,顶着满天的星光,闻着豆麦地里飘逸出的缕缕馨香,我们会把自己想象成戏剧或电影里的大英雄,继续演绎着我们心中的“战争”,玩得累了,我们躺在柔软的草地上稍事憩歇,身边那一颗颗水灵灵的清香扑鼻的蚕豆荚,就是我们赖以支援战事的“粮草”,吃得多了也绝不会担心主人的责怪,因为在淳朴的乡下人眼里,这是算不了什么的。或许,这也是多年以后,每每忆及这份恬静与空旷,内心总是长久地感到格外安宁的原因吧。

打开童年便是打开了一坛珍藏多年的绵醇老酒,那些关于童年的回忆历久弥珍。犹记堂姐夫与堂姐谈恋爱的那些年头,贤惠的堂姐没有要求家贫的堂姐夫给自己买这买那,却总喜欢跟他呆在家里炒蚕豆,他们变着花样来炒,有时加点盐,有时加点糖,有时加点茴香,坦然地活在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浪漫里,也吊足了我们这帮“馋猫”的胃口。穷则思变,他们婚后一道离开村庄出外打工,历经千辛万苦,终于从最初的小缝纫工一直干到了家底殷实的服装厂老总,令人惊羡又钦佩。

蚕豆飘香,这分明是呈现在农人眼前的另一种形式里最饱满的馈赠,而它悄然唤醒的,是我们内心深处对往昔温情岁月的无限眷恋、怀念与感恩。 《中国国门时报》

(责任编辑: 六六 )
最新评论
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质量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若需转载本网稿件,请致电:010-84639548。

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质量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直接点击《新闻稿件修改申请表》表格填写修改内容(所有选项均为必填),然后发邮件至lxwm@cqn.com.cn,以便本网尽快处理。

图片新闻
  • 山东沂源:“绿色+”助推环保工业发展

  • 董潍管线一期工程每年可为山东地炼 ...

  • “复兴号”列车首次“扩容”运行侧记

  • 沙河电厂实现安全生产1600天无事故

  • 河间工艺玻璃年产值达20亿元

最新新闻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