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主管 中国质量新闻网
您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中国国门时报>>第四版

鸭蛋的文艺味

2017-03-17 09:10:48 中国质量新闻网

●王太生

鸭在水湄,憋不住,慌乱中,肥臀一撅,将蛋丢在水里,沉淀在一堆水草上。白壳蛋,青壳蛋,衬绿水草,非常养眼。

蛋青色,是鸭蛋中的上品,它容易让人想到一种颜色——天青色,微烟雨,有一个女子好像在等什么人?黎明前的天空,就像一只鸭蛋,磕碰即破,月亮和太阳的双蛋黄,隐身其中,一磕一碰,天就亮了。

夏日咸鸭蛋,大抵如汪曾祺所说,“高邮咸蛋的特点是质细而油多。蛋白柔嫩,不似别处的发干、发粉,入口如嚼石灰。油多尤为别处所不及。”那时候,高邮湖上飘荡着柔软的苏北民歌,长着密密的芦苇,水色清澄,草色如黛。

我生活的小城,与汪的家乡相距不足百里。露水清晨的路边,有农人提了竹篮,里面垫柔软的秸草,或者木刨花儿,在卖鸭蛋。说不定,那些生蛋的鸭,与高邮的鸭,还是亲戚关系。

平民生活的布衣菜饭,简洁的,便是涨鸭蛋。将蛋敲壳敲裂,沿着碗口,使蛋清和蛋黄滑入一只青瓷花碗内,用筷子搅碎,一阵急雨骤雨过后,放盐、葱花、小银鱼,再浇上一层菜籽油,在饭锅里涨蛋。“涨”,实际上是“蒸”,可是“涨”,此时此境,方言俚语,用得恰切。不一会儿,一碗黄澄澄、软塌塌,鲜嫩的“涨鸭蛋”就出锅了,空气中,飘散着鱼香和蛋香。

夏日乡村,看鸭生凌乱的蛋,应该有三五只散漫的麻鸭,间杂白鸭,大摇大摆,踱步在柔软的时光里。滚落的蛋,三三两两丢落在软软的穰草上,这样的温馨场景,是寥寥数笔,淡淡的水墨小品。

当然,养鸡养鸭干得出色,可以成为汪曾祺笔下的《鸡鸭名家》。一个是余老五,一个是陆长庚。陆长庚,人称陆鸭,心窍灵巧,是这一带放鸭的第一把手,他自己简直就是一只老鸭。“我”父亲的佣户赶鸭去卖,失散在白莲湖中,以10元代价请他来,陆长庚发出各种声音,即把鸭子从四面八方的苇丛中呼唤到岸边,还在342只鸭子中发现一只外来的老鸭,丝毫不差地说出它的年岁和斤两。

扬州的鸭蛋粉,源自蛋的灵感。雪白、淡青色,鸭蛋的形状。待嫁闺中的女子,梳妆箧里,放一只鸭蛋粉,搽在脸上香喷喷的;柔柔的樱桃小口,用薄薄的红纸润透。温婉的小家碧玉,配得上小巧玲珑的鸭蛋粉。

某日,作家毕淑敏去扬州,遇到鸭蛋粉,心中起了疑惑:“不知一向讲究对仗工整的古人,把抹在脸上的腮红和咽到肚里的佳肴放在一起。”于是就想,“扬州的粉为什么好呢?扬州出美女,也不知是寻常女子用了谢馥春的香粉,就修成了倾国倾城的美女,还是扬州美女用了谢馥春?”

鸭蛋粉只是半片,简洁的情愫,我猜想,它与爱情有关。水做的女子,钟爱水中的怜物。女子的红粉,浓缩成身边司空见惯的蛋的形状。那淡淡的清香,远不如法国香水的恣肆,但经搽、耐用;沉稳、内敛,不事张扬。

心中愿意收藏这样的女子,瓷般润泽,陶般朴质,鸭蛋粉般淡雅,一如远去的古典。

《中国国门时报》

(责任编辑: 李素 )
最新评论
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质量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若需转载本网稿件,请致电:010-84639548。

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质量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直接点击《新闻稿件修改申请表》表格填写修改内容(所有选项均为必填),然后发邮件至lxwm@cqn.com.cn,以便本网尽快处理。

图片新闻
  • 湖南质监12365“局长接线日”火爆:...

  • 《网购7日无理由退货办法》将于今年...

  • 日内瓦车展上的5款SUV,哪一个是你 ...

  • 我们的报纸上会了

  • 上海检验检疫局动植检岗位技能竞赛侧记

最新新闻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