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要闻 总局动态 通知公告 政策法规   财经 行业扫描 企业风采 质量管理   论坛 政务问答 质检论文 观点PK台
质检 质量监督 检验检疫 通关检验 消费 抽查公告 产品召回 风险预警 视频 质检联播 在线访谈 质量播报
文化 漫画有话 质检生活 热点评论 维权 投诉反馈 执法行动 贸易救济 微博 食品安全 质检百科 质量提升
您当前位置:中国质量新闻网>>《中国质量万里行》

西堤头阵痛

中国质量新闻网  2006-03-01 15:52:00


    《西堤头癌患》——本刊2005年第3期的封面调查,全景式报道了天津市北辰区西堤头镇两个村庄环境污染的现状及其给村民生产、生活乃至生命安全带来的灾难。
    报道产生的舆论反响超出我们的预想。短短半个月之内,全国20多家媒体跟进报道,形成了强烈的社会舆论冲击波。身处“环污风暴”中的天津市各级政府勇于直面舆论监督,积极回应群众呼声,打响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环境污染综合治理攻坚战。
    “西堤头变了!”重访西堤头,记者的第一感观是黄褐色的粉尘不见了,天空变蓝了;刺鼻的异味消失了,空气新鲜了;流淌的污水减少了,河流清澈了;有毒废碴清除了,村野洁净了。
    然而,曾经被工业特别是小化工“三废”深度污染的西堤头,并没有彻底走出阴霾。环境污染的后延性恶果,环境治理付出的高昂代价,生态恢复的艰难过程,乃至经济社会发展的转轨定位、产业重构、民生保障……等等,都严峻考验与挑战着地方执政者的理念、能力、决心与毅力。
    西堤头,正在经受前所少见的剧烈阵痛。

 

重访西堤头

    天津市北辰区西堤头镇,一片让关注着她的人们永远牵挂着的土地。
    2005年3月,本刊编发长篇报道《西堤头癌患》。一年后,2006年2月14日,记者一行重访西堤头。
    初春的华北大地,阳光灿烂。下午2点记者一行进入了西堤头镇,摇下车窗,一股清新的气味扑面而来。
    放慢车速,记者沿着去年采访的路线前行,偶尔会有一两人从车旁走过。窗外的西堤头村失却了去年的繁华与喧闹,公路上也没了车水马龙。
    在现代化工厂老厂区丰产河排污口,记者下了车,闻不到那种刺鼻的气味,也见不到色彩斑斓的污水,脸盆大的排污管口孤零零地裸露在丰产河底。
    沿着丰产河的河边公路,记者来到永定新河。站在大堤上放眼看去,西堤头村厂房依旧星罗棋布,只是没有了从厂区上空冒起的黑色烟尘,近处的房和远处的水,衬托出西堤头村的宁静。
    大堤下,干涸的河床平铺至永定新河,却不见了原来横亘在大堤旁的小红河,记者只得从记忆里去搜寻那五彩斑斓的河水。走下大堤,才发现河床底一条长带状的泥土有些松软,这正是小红河原来流经的地方。小红河被填埋了。继续往下走,原来的排污管道小红河入口处也已被砖和土全部堵死。
    一名赶着羊群的村民路过。他告诉记者:“村里的工厂都停工半年多了,再也闻不到空气中的异味了。都快二十多年没这样了,真是太好了!”
    大地回春,万物复苏。远处清山碧水,近处绿树红花。2006年的春天,西堤头会是这样一幅美景吗?

大病初愈西堤头


    在极短的时间里,西堤头镇小化工企业几乎全部得到治理。小化工污染综合治理既是产业结构的大调整,更是利益格局的大调整。谁在承受治理调整之痛?

38号文出台:掀起“治污风暴”


    2005年3月,本刊报道西堤头小化工污染事件后,全国20多家媒体跟进。如同一场地震,引起了天津市、区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来暂时的经济发展。”天津市市长戴相龙来了,他那振聋发聩的讲话使在场的人无不震动。
2005年3月,天津市政府办公厅派出了由副主任带队的调查组,前往西堤头镇的西堤头村和刘快庄村。调查组里,有天津市17个职能部门的主要领导及北辰区委、区政府的领导,他们在西堤头连续搞了一个星期情况摸底,最后将调查情况向戴相龙市长作了专门汇报。
    2005年5月16日,天津市政府专门下发了津政发[2005]38号文,即《关于治理北辰区西堤头镇化工污染问题的决定》。该决定要求:“坚决、依法、积极、稳妥”地做好环境治理工作。在2005年12月底以前完成区域环境污染治理任务,基本完成对违法企业的治理工作。在2006年6月底以前完成化工企业污染治理任务,基本建成符合规范要求的排水管网和污水处理厂,镇容镇貌和环境质量明显改观。自此,掀起了西堤头镇声势浩大的“治污风暴”。
    此前,市政府专门成立了综合治理北辰区西堤头镇化工污染问题工作小组。北辰区人民政府专门成立了以区长挂帅的“综合治理北辰区西堤头镇化工污染工作小组”,成立了环境综合治理执法队,由环保、市容、规划、建委、公安、安全生产、工商税务等职能部门组成。
    区委书记在北辰区召开的西堤头镇化工污染治理大会上,号召全区的干部与群众同甘共苦,坚决贯彻落实市委、市政府指示的精神,彻底改变西堤头镇的生态环境。
    担任“综合治理北辰区西堤头镇化工污染工作小组”副组长的穆瑞刚副区长则进入西堤头镇办公,而且一进就是一年,负责组织、协调、推动综合治理目标的落实工作。“区里临时点将把我派到了这个重要位置上。我的感觉是,一年多来,区里把对西堤头小化工污染综合治理作为大事来抓,一天也没敢放松,一天也没敢耽搁。在治理过程中,要感谢新闻媒体与群众对我们工作的监督,特别是《中国质量万里行》的专题报道,引起了市、区两级领导的高度重视,使得治理的力度加大,进程加快。”身高一米八的穆副区长属于典型的北方汉子,不但外表魁梧,人也特别豪爽。
    据穆副区长介绍,西堤头环境治理工程启动后,总投入已达5000余万元,至记者回访时已完成了7沟3塘24个垃圾点的治理工作,启动了丰产河北堤暗管排污工程,实施了小红河北段填埋工程。西堤头“三废”污染源已切断,基本实现了市政府所要求的前两个阶段的治理目标。
    “一个北方乡镇修建自己的污水厂,罕见。”据穆副区长介绍,原计划2005年底前开工的日处理5000万立方米镇污水处理厂,由于国家重点工程项目的选址原因而推迟。即便如此,穆副区长表示要加快污水厂的建设进度,克服一切困难,要力争在今年内建成投入使用。
    “我们用混入30%的石灰和30%的好土把小红河的北段填平了,封死了沿河的所有排污口。” 西堤头镇宋加林镇长一见到记者,就详细介绍了小红河污染的治理情况。
    宋镇长透露:“镇治理经费的账户上还有340万元。”他说,下一步重在对下水管的水系进一步完善。2006年6月底以前完成化工企业污染治理任务,建成排水管网,西堤头以后所有工业下水管网全部集中到镇污水处理厂。完善环境保护管理的长效机制,在镇政府设立了环保办公室,完善环保监督的定期检查制度、群众监督的举报制度和化工企业的各项规范管理制度。”

整治94家企业:小化工退出经济舞台


    站在西堤头永定新河的大堤上,散落在村庄里的化工厂尽收眼底。在空荡荡的化工厂房衬托下,村庄变得格外的宁静。天津市政府38号文下发后,西堤头村和刘快庄村的94家化工企业全在整治范围之列。这是记者所始料不及的。
    据穆副区长介绍,对小化工企业的整治主要是两项政策:首先是依法关停违法化工企业,对违反国家产业政策的“新五小”、“十五小”企业坚决予以关闭,对超标排放不能按期达标的企业,实行停业停产整顿。对未按规定办理环保审批手续的建设项目,环保部门要依法责令企业停建、停产;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的企业,有关执法部门要依法责令企业停产、停业整顿或关闭;对停产企业申请再开工的,市环保局要严格依法进行审查,企业经验收合格后方可投入生产。第二是鼓励化工企业转产搬迁:对化工企业自愿申请转产、搬迁改造和通过资产重组方式组建新型企业并符合有关要求的,在税收优惠、技改贷款贴息、建设用地等方面给予支持,市、区、镇政府对转产、搬迁企业酌情给予适当补助。搬迁企业必须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环保要求,有关部门要严格审批把关。
    “后来,我们又根据市政府38号文件精神对40多家小油漆生产企业实行申报监督制度,目前正在着手进行小油漆行业重组的可行性研究。至2005年年底,基本完成了对违法企业的治理工作。” 穆副区长谈到对小化工企业的整治成果时非常谨慎。
    在此次整治中,刘快庄村被关停并转的化工企业有20多家。其中,属于“新五小”的小电镀企业被全部取缔;原来生产香精香料的华玉精细化工厂,彻底关了;吉帝化工厂、现代化工厂停产,设备拆除,厂子搬迁;永明油脂有限公司和津海植物油厂正在验收。
    2月15日下午,记者走进被停产的华玉精细化工厂。一对老年夫妇住在传达室,守着破落的厂房。被砸掉一半的锅炉四周,落地的机器设备凌乱地堆放一地,已是锈迹斑斑。生产车间的大门紧锁着,破损的门窗在风中摇曳。定格在记者相机中的镜头如同一片废墟,唯有“华玉精细化工厂”的厂名还清晰可见。
    经历了“西堤头治污风暴”的其它化工企业,也都深刻认识到了企业发展与环境依存的关系,他们把对三废污染物的治理摆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这次治理中,1986年建厂的永明油脂制造厂投资200多万元购买了环保设备,对粉尘、污水进行治理;津海植物油厂也投资了30多万元建环保设施。
    西堤头村党支部书记张春元边给记者解释边说:“粉尘没了,其污水排放量也相当少,一天排不出一吨水,我看这样的工厂确实没得问题了。”记者走进一家正在生产的企业,干净整洁的厂区里看不到废料和杂物,也听不到机器“轰隆”的噪音。“坚持清洁生产,拒绝‘三废’流通”的大幅标语挂在了生产车间的外墙上。
    在西堤头,只有尊重生态环境的企业才可能获得重生的资格,这是切身之痛的教训。如今,西堤头的化工厂在重新选择一条与过去迥然不同的发展之路。记者以为,这一切应引起全国各地化工生产经营者们的警示。
   

牺牲GDP:区域经济艰难转型


    西堤头小化工生产历史由来已久。
    还是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天津市就已成为新中国重要的化工业基地。改革开放后,化工成为当地的一大产业。西堤头镇更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提出“以化工业为龙头、以运输业为骨干、以服装业为辅”的经济发展思路。一时间,西堤头镇西堤头村和刘快庄村的化工厂遍地开花。在众多化工厂的带动下,西堤头镇经济高速发展,GDP成倍地增长。化工厂集中的西堤头村和刘快庄村的村民因此致富了,建起了新居,很快成了市里的小康村。
    化工企业越来越受到各方的重视,迅速发展壮大。至2004年,西堤头镇500多家企业中,化工厂占了三分之一,西堤头村和刘快庄村集中分布了94家。众多化工企业为了方便排污专门选择沿河而建,未经处理的“三废”使得周边村民的生存环境严重恶化。
    然而,经济的腾飞并没有给村民带来太持久的幸福与富足,菜园被污染,果林被污染,水源被污染,刚致富的村民又重新陷入了贫困。
    西堤头走到了生死关头。2005年5月16日,天津市政府专门下发了38号文;2005年11月18日,天津市政府又发布了94号令。“不怕丢掉GDP,一定下决心把污染治理好。” 西堤头村和刘快庄村的94家化工厂,一家不漏地在关停并转之中。
    “环境上欠了大帐,我们得抓紧时间还。这些年镇里的经济在年年下降, 2004年全镇工业增加值为8.8个亿, 2005年降到了8.6亿。因化工厂的关停,三个出口创汇的骨干企业已全部搬迁,2005年镇里就减少2个亿的增加值。镇里的财政收入也是连年下降,2003年是3000多万元,2004年是2000万,2005年才1800万。去年,西堤头镇环境治理工程启动后,总投入了5000余万,市里补贴2500万。上级领导还多次指示,不再考核经济指标,西堤头尽管加大治理力度。” 当着记者的面,宋镇长给镇里算了笔经济账。
    即便如此,宋镇长还是坚定地说:“我们是痛下快心,决不回到‘小化工’的老路上了。市里特批了750亩非化工企业用地,我们将重点发展仓储运输、饮食服务、医药卫生等资源节约、科技含量高、环保型产业,要不惜成本建设一个全新的西堤头。”
    “现已谈成了16个项目,项目计划总投资3.32个亿,涉及建筑、石油、食品、机械等行业。若是化工项目,免谈!”两鬓斑白、年近六十的宋镇长原先在西堤头镇当过副镇长,之后调到区里担任经委副主任。去年4月,受命于危难之际,重新回到了西堤头。
    他坦言:“我是带着站好最后一班岗的决心回来的,担子重,压力大!”。

他们过得还好吗

    一年前,本刊记者走访过的吕耀霞、刘义芳、李子江、刘义杰、刘华五位村民因癌患已相继离去,他们没能等到自己家园的天变蓝、水变清。同一命运的李国成与苏洪云幸运地挺过了又一个寒冬。

    冯素芳:儿子又熬了365天
    2006年2月15日上午,记者来到了冯素芳承包的地头。夫妇俩正忙着干活,大棚里的芹菜长势特别好。
    未等她走到地边,记者就大声地朝她问道:“你儿子的病现在怎么样,好点了吗?”
    “还不是那样,没得救了,活一天算一天。”一提到患病的儿子,悲伤与无奈立即写满了她的脸。
    刚刚跨入狗年,被白血病折磨了整整6年的李国成19岁了,正上高三。
    “正月初六就开学了,他住在学校里。”
    “有医疗保险吗?”
    “有,去年报销了一万三千多元。” 冯素芳告诉记者,“得感谢政府,不然就更没办法维持下去。”
   这么多年来,她带着儿子,看遍了周边所有的医院,效果都不明显,也没有能力再进大医院了。去年,她又打听到附近村庄一老中医有祖传秘方。因李国成住校煎药不便,冯素芳说尽了好话,医生才把中药粉碎做成丸子;这样,天天吃药也没影响上学。
    药费一个月算下来得花四五千元。菜地一年下来最多也就挣1到2万元,加上政府报销的,能再借就再借一点,就这么维持着。
    “维持一天算一天,我不往远处算,不够哭的;这样下去,总得人财两空。”
过去,冯素芳也曾带儿子去大医院问过骨髓移植,那得花二三十万元,便拉上儿子掉头就回了。
    “上哪儿去弄这么多钱,现在就凑万儿八千也凑不了。”
    “儿子就要高考了,也是白搭,原来考高中时学校体检就不合格。”
    “他口里一颗坏牙,医生一直都不敢拔,止不了血。”
    说到村里的环境治理,冯素芳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化工厂停了后,闻不到臭味了,好多了,现在家里也敢开窗了。”
    当记者问到其他村民对化工厂关闭持什么态度时,她说不知道,从早到晚在地里干活,回到家就累得动不了,哪里也不去。这消息,还是有一天大儿子回到家里说:“妈,咱厂停工了,没得班上了。”说完,便双手抱着头哭起来,她才知道。
    大儿子是年前结婚的,原在村里的振兴化工厂上班,一个月能挣七八百元。好的时候加班加点干,能挣个九百来元。忽然间,没了生活来源,媳妇只得回娘家四处借钱买了台旧车跑出租。记者本想见见她的大儿子,找到他家后,却见不到人。
    苏洪云:工作服没得做了,怎弄钱买药
    大门上整齐地贴着春联,精致的小院落看起来还格外地新。
    记者来到刘快庄村村民苏洪云家时,她正用脸盆煎中药。她是白血病患者,今年37岁,是五年前被查出得病的。
    同样,苏洪云也得靠药来维持自己的生命。在医院开单子,去外面的药店买药。虽每盒比医院便宜200多元,但也要500多元一盒,一月需4盒。去年村里实行大病统筹,给她报销了9000多元的药费。5年来,共花去了20多万元,不但花完了家里所有积蓄,还借了很多的债。
    家里开缝纫店,有两台缝纫机、两台锁边机,专给村里的化工厂做工作服,原来还请了3个帮工。一年下来,能挣上四?五万元。化工厂停后,请的工人回家了。她丈夫刘金庆告诉记者:“缝纫店没活干了,要不是这些年做工作服赚了点钱,她早就死了,哪有钱维持到今天。”记者看到,临厨房的两个房间里,四台加工服装用的机子仍在,柜上放了些布料。
    “两个小孩也还在上学,真不知该怎么活下去。”谈起家里的事,刘金庆一脸的茫然,“不说别的,现在就买水喝,一个月也得四五十元。” 
    苏洪云说自己不能久站,跟记者说话时,她一直在冒汗。 对于自已的病,她说:“没有指望了,还不是等死!”
    “只要两孩子没病就好!原来这里老人寿命都高,爷爷奶奶都活到九十多岁。”谈到两个儿子,她还是放心不下。现在厂子都停了,气味也闻不到了。“我想,他们会越来越好的。”
    她告诉记者,她家周围这一小片,春节前后就有几个癌症病人死去。她说不清楚这些死者的名字,和其他村民一样,只要听到鞭炮声响,就可知道谁家人死了。大家对此都已麻木,也懒得去打听了。
“不晓得村里的厂子什么时候再能红火起来。” 记者离开时,她一脸的愁容。
    刘义敏:果树还没刨,地已荒了一年
    初春的天气,还有点冷。
    村民刘义敏的那片枯死的果林总留在记者脑海里。
    记者一行来到刘快庄时,太阳已下山,还刮起了风。刘义敏的院落里堆满了旧轮胎,进屋后就感觉暖和多了。
    数年的维权路,终于有了结果。果园对面的吉帝化工厂也已经停厂搬迁了。老刘告诉记者,去年10月从村里领到了16万元的赔偿款。
    “这钱不敢动,前些年已经欠下了好多的债,如果合同万一签下来了,地里还得投入。现在,村里只同意签2年的合同,2年时间,能种什么?!”
    “重栽果树,好几年才结果。另外,中央的政策也是要求农民的土地承包期至少15年。”
    “地没得种了”,他指了指窗外院子里堆放的旧轮胎,“平时,我就靠回收这些东西,送到塘沽去卖,一只旧轮胎能赚1到3元。有时候好一点,也有放空的。”
    随后,他领着记者到了果园,出现在记者眼前的还是那片早已枯死的果林。
    “直到现在,一棵树都没有刨,那地已经眼巴巴荒了一年。春耕时节就要到了,如果合同签不下来,这地还得荒下去。”
    刘恩汉老爷子住的小房子上锁了,果园周边一片沉寂。斜对面的吉帝化工厂,早就是空荡荡的。
    “老爷子病了,下午我儿子领着他爷爷上医院去了。”刘义敏告诉记者,“老爷子病好了,还要搬回来住。在园子里住了14年,他还没有亲口尝到甜甜的果子。”
    王德华:准备竞选村官
    西堤头镇刘快庄村的王德华,成了名人。去年,《中国质量万里行》报道了他的事迹后,就有20多家中央级媒体专程采访过他。
    2006年2月14日下午2点多,记者进了村子才给他打电话。不一会,他开着一台旧面包车来了。上身还是去年那件布夹克外套,左手夹着一叠复印件,见到记者一行伸出右手激动地一一握起来。
    “什么时到的,怎么没事先通知我?”昨天下午,镇里打电话把他叫去,说《中国质量万里行》的记者今天要来。
王德华邀请记者上他家去,他指着眼前的车说:“我去年花了2000元买的。”
    不一会儿,就到了他家。洁白的瓷砖地,明亮的玻璃窗,焕然一新的小院跃入眼帘,一点看不出旧房破落的迹象。走进屋里,桌上赫然放着一台崭新的电脑,着实使记者大吃一惊。
    “真心感谢各大媒体,特别是《中国质量万里行》。说句心里话,没有你们记者朋友,就没有我王德华的今天。”
    “村里化工厂大都停产了,有的搬迁了,只有一两家还在不时开工。化工污水基本没了,空气也确实好了。不是说王德华今天站到了政府的角度,就这么个事实,老百姓的生存环境好了。这些年的付出很值得,我就图这个。”
    随后,他拿出“西堤头镇义务环保监督员”聘书。“政府对我这些年来的付出认可了,这就够了”。
    他告诉记者,他不能松劲,村里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他已经学会了用电脑。“我要加紧学习政府政策,多了解外面信息。”
    2005年12月, 860位村民联名要求罢免原村民委员会主任,并推选他为村主任候选人。2006年4月份,西堤头镇刘快庄村将进行村级班子换届选举。
    他边把摁有村民手印的名单复印件递给记者,边说:“这是村民们对我的信任。如果当选了,我就得好好干。我要抓住机会,认真落实好市政府38号文件精神,带领村民致富,建设好社会主义新农村。”

    保民生:小康村急布保障线
    癌患,失业,少地,西堤头村民无以承受生活之重。他们的幸福,才是西堤头真正的幸福。阵痛中,政府部门匆匆布下三条保障线,西堤头村民终于有了生活的转机。
记者一行进入西堤头村时,村里正向村民广播关于农村合作医疗的有关事项。震耳的声音一个劲地播,彻底打破了乡间的清静。
    治理中,该村的化工企业几乎全部停产。吉帝化工厂、现代化工厂已搬迁,这些都是村里骨干企业。工厂停产,最为直接的影响是六百多名下岗村民没了收入,而他们又大都是家里的顶梁柱,一家几口每月就指望这点工资维持生计。
    2月15日下午2点,在西堤头镇政府办公楼的二楼会议室里,西堤头村党支部书记张春元毫不隐讳地说:“此次综合治理对村里来说,挑战和机遇都存在,机遇是后一步,挑战是当前的。”这位西堤头村的当家人五十上下,上着黑色呢子衣,一直沉默地坐在记者的旁边,发起言来直截了当。
    棘手的是从化工厂下岗的村民没了收入,也没有地种。村里只好想方设法帮他们找零活,村治安队也开始只雇用下岗村民;镇上则找到工厂要求将下岗村民的工资全部付清,将留守岗位尽可能地安排给家庭最困难的下岗村民;区里也想方设法帮他们联系城区企业就业,但还是解决不了问题。
    “为了缓解困难村民的生计难题,村里没少做工作,做出了很大的牺牲。” 说起扶贫帮困,村支书张春元如数家珍。首先,对于村里的大病户,只要核对属实,村里从2000年起每户一次性补2000元。刘快庄村还一次性拿出几十万元,给全体村民上了合作医疗保险。按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制度,人均120元。政策规定由村里交10元,个人30元。在西堤头村,40元全由村里垫付,个人不用掏一分钱。其次,在2005年村里已将养老金的发放年龄降至62岁,扩大了发放面。
    “媒体报道小红河和空气污染的事确实存在,但你们这样一报,村里前前后后就掏了一百多万,把村里给掏空了。好在我们村以前是连续多年的红旗单位,有点积累,要不也没法干了。” 西堤头村书记张春元谈到去年发生的一连串事还一肚子气。记者从有关资料中得知,该村1995年跨入区级明星小康村行列, 1997年跨入市级明星小康村行列。
    没了化工厂的西堤头村,少了一笔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同时,工厂没了,西堤头村里的外来务工人员少了很多。以前,最高峰时达5000多人,征收的相关费用也是笔不小的数目。
    “环境治好了,没异味没污染,工厂却给整没了,下一步就要发展经济了。”张春元谈到村里下一步工作时说,“现在上面给我们专门划了一块地,也给了不少优惠政策,要尽快上几个项目。村民就这3800亩地,如果老没班上也不是个办法。但又不能饥不择食,按上面的规定,一个化工项目也不上了。”

西堤头的后工业时代


    剧烈的阵痛之中,西堤头重新迈出坚定的步伐,也迎来更多的机遇。西堤头人坚信:明天会更好!

    “不能吃祖宗饭,绝子孙路。”
    “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来暂时的经济发展。”
    这次整治是对起步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西堤头“小化工”发展模式的彻底改变。
    “我们要抓住此次环境治理的机遇,全面提升西堤头乃至北辰区的整体环境,牢固树立起‘调整强区、开放富区、环境立区、科教兴区’的发展战略。”北辰区委、区政府几位主要负责人在西堤头治理方面的认识高度一致。他们表示,在总结西堤头小化工污染的沉痛教训上,正着手推动经济排名天津各区县第二位的北辰区从“数量型经济”向“质量型经济”发展的深刻转变。
    “在北辰区酝酿新一轮经济发展的大背景下,恰恰是源于环境整治的效应,西堤头催生出了自己的独特优势,将迎来又一次历史性的发展机遇。”宋加林镇长对西堤头的前途充满了信心。
    北辰区穆瑞刚副区长说,后工业时代催生出了西堤头四大发展优势。其一,西堤头的区位优势。与滨海新区相临,离机场15公里,港口40公里,交通发达,奠定了发展现代产业带的基本条件。其二,有熟练的产业工人,西堤头有一批成熟的产业工人。其三,市政府 38号文的优惠政策。有在税收优惠、技改贷款贴息、建设用地等方面给予支持;有鼓励下岗村民就业一系列优惠政策;还有天津市政府特批了750亩非化工企业用地,与2000亩的西堤头商贸物流建设用地遥相呼应,这又将成为天津市发展历程中唯一的一次。其四,环境优势。过去,西堤头也没少谈项目,外商一来就问“这是什么味”,回去研究一下就没有了下文,不能排除环境因素。现在,西堤头可以挺起腰杆说话了。这些都是环境治理所带来的机遇。
    宋镇长表示要抓住此次历史性机会。为此,该镇已制定了4条措施:第一条,科学调整产业和行业结构。西堤头的整体经济结构要由一产、二产向三产结构调整,重点发展仓储运输、饮食服务、医药卫生等经济效益好、科技含量高、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第二条,合理布局,确立“区域化发展方向、不再搞遍地开花”。沿杨北路发展仓储运输业,小城镇区发展饮食服务业。第三条,加大招商引资力度,上新的项目,培植新的经济增长点。镇领导班子15名成员,每人承包一个1000万元以上的项目,纳入考核指标。现已谈成了16个项目,项目计划投资3.32个亿,在谈项目计划投资2.6个亿,涉及建筑、石油、食品、机械等行业。但他随即再三强调:“化工项目一律不上,不管其经济效益多高。”第四条,打造招商引资平台,一定要在今年内建成污水处理厂,进一步提升西堤头的整体经济发展环境。
    宋镇长预见,大约三年到五年的时间,随着西堤头小城镇建设和非化工产业区的建成,有着滨海新区开发开放的带动,随着京津二线、机场高速路和环外环的贯通,一个现代化的物流集散基地、一个高科技的生物电子研发城、一个和谐的社会主义卫星城将破茧而出。
    “东部鱼鸭满塘,西部花果飘香,南部人居兴旺,北部工业辉煌”。西堤头后工业时代蓝图实现之时,就是西堤头人民重新拥有一个美好家园之日。
三年到五年,我们期待着美好蓝图的实现。

实习记者 刘 亮 本刊记者 王黎明
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质量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若需转载本网稿件,请致电:010-84639548。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质量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直接点击《新闻稿件修改申请表》表格填写修改内容(所有选项均为必填),然后发邮件至lxwm@cqn.com.cn,以便本网尽快处理。
我要评论  查看评论
深圳文锦渡检验检疫局对香港机场...
陕西检验检疫局“12365”局长接...
本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