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要闻 总局动态 通知公告 政策法规   财经 行业扫描 企业风采 质量管理   论坛 政务问答 质检论文 观点PK台
质检 质量监督 检验检疫 通关检验 消费 抽查公告 产品召回 风险预警 视频 质检联播 在线访谈 质量播报
文化 漫画有话 质检生活 热点评论 维权 投诉反馈 执法行动 贸易救济 微博 食品安全 质检百科 质量提升
您当前位置:中国质量新闻网>>财经

青龙山村民去留仍无方案 专家:政府当年安置标准欠妥

方圆  2011-09-30 13:49:56

    存在于政府与村民之间的“户口”与“迁徙”的博弈,已经僵持了十二年。对青龙山村民来讲,留还是不留,仍是一个未知

    8月12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青龙山村“黑户”问题被媒体报道后,舆论一片哗然,引起了哈尔滨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

    官方的回应很是迅速,8月15日,哈尔滨市很快成立原青龙山村返迁移民调查组,进驻返迁移民聚居区,展开走访调查。

    面对调查组的介入,青龙山村广大村民是既“喜”又“忧”,一方面,他们仿佛看到了解决“黑户”问题的曙光,而另一方面,他们也担心,会被政府再次迁走。

    “自由十几年了,现在市里又突然出现调查组进村,似乎要重新管回我们,这种感觉还真不好形容。”村民于立友一时之间还感觉有些“不适应”。

    “户口”与“迁徙”的博弈

    “早在动迁以前,我们青龙山村就是平山镇比较富裕的村,因为可耕种的土地多。现在,在整个平山镇,也没有屯子的年收入比我们高。”村民贾相友丝毫不掩饰村民们的“家底”。

    据记者调查,返迁回青龙山镇后,由于脱离政府管制,没有了限制,每家每户至少种植了数十亩以上的土地,产量“高”,效益自然就“好”。多名村民告诉记者,“近几年来,每年收入约有七八万元”。

    “他们(指返迁的村民)已经签订了《搬迁协议书》,还领过移民补偿动迁补偿款,况且这些土地现已收归国有,他们的这种行为是违法的。”哈尔滨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主任李兵对记者说。

    “说我们种地违法,十几年来,政府对我们不闻不问,把我们的户口都冻结在了平山镇派出所,想办个办身份证都不给办,以此逼我们迁走,政府这样做就是合法的吗?”面对政府部门的“种地违法”一说,村民梁喜全坚决予以反驳。

    对于移民补偿款的去向以及当年的“执法”风波,村民们表示,已经属于“历史翻过去的一页”,他们更关心现今的“身份”问题,“我们老一辈人也就无所谓了,希望现在的政府,能够解决孩子们的户口问题,没有身份证,下一代的路怎么走得下去啊。”

    其实,要解决“身份”问题,哈尔滨市以及阿城区有关部门,十几年来的态度一直非常明确:想落户,必须迁出青龙山村。

    而迁出青龙山村,村民们担心基本的生活问题将得不到保障,这也是村民返迁回青龙山村的根本原因。

    “户口”与“迁徙”这对矛盾,已经在“青龙山”——这个行政版图上已不存在的村庄博弈了十几年,却仍然难以找到答案。

    “哈尔滨市已经成立了调查组,调查组由市委一副秘书长担任组长,抽调了市水务、发改、民政、公安等7个部门和阿城区等4个相关区(市)政府工作人员近30人组成。下设综合、信息、政策、入户调查和移民生活保障等6个工作组,现驻扎在西泉眼水库实地办公。”哈尔滨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主任李兵告诉记者。

    据李兵介绍,调查组还将本着“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和“尊重历史、实事求是、依法行政、妥善解决”的原则,对阿城区平山镇原青龙山村的历史沿革、现实情况进行详细调查研究,并将严格依据法律、法规和有关政策,站在大多数人民群众的立场上,尽快提出处理意见,果断予以解决。

    除了“种地违法说”,哈尔滨市政府还认为,村民强行返迁的现实,与哈市水源地保护的需求存在严重冲突。

    “污染水库”,是当地政府要求村民迁走的另一个理由。

    水源地保护之惑

    故事还得回到西泉眼水库身上。

    官方文件介绍,西泉眼水库位于阿城区、尚志市、五常市交界处,是哈尔滨市于90年代初兴建的一座具有防洪、除涝、灌溉、养鱼、发电和供水等综合利用效益的大型水库。1989年,该工程被哈市列为“八五”期间农业基础建设的重点项目,国家水利部批复了可研报告;1991年,国家计委正式批准立项;1992年,市政府在国家计委批准后开始动工建设;1996年10月,水库主体工程竣工进行试运行;2000年10月,水库通过国家验收并正式投入使用。水库总占地面积40.8平方公里,设计库容4.78亿立方米,总投资3.3亿元。

    哈尔滨市委宣传部提供给记者的书面材料显示:2005年松花江水污染事件发生后,哈市从保障城市水安全出发,决定辟建西泉眼水库为新的饮用水水源,形成以磨盘山和西泉眼水库为主水源,以松花江为备用水源的城市供水战略新格局。

    上述官方材料还提到,“尤其是随着近年来城市的发展,长期以来靠饮用地下水为主的松北区、阿城区、呼兰区和宾西技术开发区(目前总人口110万),改变水源的需要日益迫切,西泉眼水库向上述城区供水被提上日程,并拟定于2013年实现供水”。

    2009年4月20日,黑龙江省人大批准颁布实施了《西泉眼水库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该《条例》规定,禁止在一级保护区内建设与水源保护无关的任何建筑和设施,禁止在一级保护区内耕种农作物、毁林开荒等。

    据此,哈尔滨市调查组认为,青龙山村移民返迁所在地处于西泉眼水库饮用水源地一级保护区内,明显违反了该《条例》规定,并初步认定“返迁移民侵占原有国有土地2400余亩,又违法毁林开荒3600余亩,侵害了多数人的利益,破坏了森林植被,造成了水土流失和水源污染”。

    针对官方的“污染水库说”,青龙山村民完全不认同。因为,水库建成后,水库周边也建起一些“农家乐”和一个大型的漂流区。

    “说我们造成污染,那漂流就没有污染?游客就不污染水源?”一些村民提出尖锐的质疑。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环境法学教授王灿发表示,青龙山村民返迁回西眼泉水库库区,其生活生产行为确实应该按照库区的管理办法进行。

    “水库周边的保护区一般分为一级保护区、二级保护区和准保护区,重要性依次递减,其中,政府对于一级保护区的管理最为严格。青龙山就属于一级保护区。”王灿发说。哈市2009年施行的《西泉眼水库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明文规定了西泉眼水库一级保护区的16项禁止行为,多数是工业行为,村民们有可能触犯这些禁止条例,比如“新建、扩建对水体污染严重的建筑”,“毁林开荒、破坏植被”,“使用剧毒、高残留农药”。关于村民反映的“农家乐”和漂流区的情况,如果行为不当,也有可能造成污染。

    在记者获悉的一份西泉眼水库简介中,记者看到了这样的“广告内容”——

    “水库三面环山,环境优雅,阿什河、黄泥河、二刀子河三河相汇。登山极目远眺,水连山,山连天,水天一色,尽收眼底;沿湖蜿蜒而行,路绕山,山绕水,水绕山,湖光山色,尽情观赏。

    “出库交通边界,距哈市市区仅一百公里。来水库旅游可下榻神女峰宾馆。宾馆可同时容纳300人就餐,有近200床位,分高、中、低档。并且有舞厅及卡拉OK等娱乐设施,是消暑、度假、回归自然的最佳去处。”

    看到这样的“广告”,村民杨玉民气不打一处来:“把我们种地的老百姓赶走,却让有钱人来水库吃喝娱乐,这还是政府该干的事吗?”

    走,还是不走

    “村民于98年移民,但政府按93年的国家标准进行安置。这个做法并不恰当。中国的库区移民问题似乎一直是个痼疾,三峡的时候也有类似情况。水库移民不是主动移民,而是非自愿移民,如果用陈旧的移民安置标准,那么村民们越移越穷,谁都不愿意,谁都想返迁。青龙山400多‘黑户’本身所在的地方一个人尚能享受肥沃的土地,到新的地方一看贫瘠无比,任谁都不愿意。如果这属实,那么政府这一标准实在欠妥。”中国政法大学行政法教授刘莘在接受《方圆》记者采访时说。

    不过,村民的擅自返迁也是过失。“村民们因为不满移民安置而擅自返迁,或有生活上的情有可原之处,但也确实是不妥的行为。而且多年来,他们有很多的机会与政府部门协商处理,但村民们得过且过的态度也导致了他们如今的困境。显然,他们当时并未注意到户籍缺失会造成这么大的问题。”刘莘说。

    “媒体报道后,村民现在迫切想解决户口问题,但青龙山村的行政区划早被取消,村民们又不愿意迁走,这世界上真有鱼和熊掌能够兼得的好事?”阿城区一政府官员告诉记者,青龙山“黑户”问题形成已久,具体解决起来很是“棘手”。

    最棘手的地方在于青龙山早已在行政地图上被抹去,村民们的户籍问题就成为了互相推诿的烫手山芋。“其实按理来说,村民从青龙山迁出,其户籍虽然注销,但原来的户籍资料肯定还在迁出地。这个责任其实是迁出地的责任,他们有义务将村民的户籍完善。改善他们的‘黑户’状况。” 刘莘告诉记者。

    哈尔滨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主任李兵则向记者通报称:对阿城区平山镇原青龙山村移民当前的生活问题,本着以人为本的精神,哈尔滨市政府目前已要求阿城区政府要做到四个确保——确保返迁移民饮食、饮水安全,确保符合义务教育条件的孩子上学,确保生病的村民及时得到治疗,确保做好防火防盗等治安稳定工作。

    “说实在的,我们渴望解决户口问题,希望有个身份,但我们的确舍不得离开青龙山村,我们感觉在这里生活挺好。”采访中,多位村民表示了自己内心的这种共同“纠结”。

    青龙山村返迁移民,留,抑或不留?官方态度依然不明朗。

    一方面,哈尔滨市调查组坚持“村民返迁行为违法”,而另一方面,当地政府已着手对村里的大口井进行维修和改造,对通屯的山路进行修缮,开展适龄子女入学调查,同时还组建了原青龙山村临时党支部,配合调查组开展工作,及时反映群众的诉求。

    “走,还是不走?”9月13日,记者再次致电哈尔滨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主任李兵,依然无法得到确切答案,“黑户村” 的问题,调查组目前仍然没有具体解决方案。 ■(文/《方圆》记者 汪文涛  图/《方圆》记者 张哲)

   

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质量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若需转载本网稿件,请致电:010-84639548。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质量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直接点击《新闻稿件修改申请表》表格填写修改内容(所有选项均为必填),然后发邮件至lxwm@cqn.com.cn或传真至010-84618470,以便本网尽快处理。
我要评论  查看评论
满洲里铁路口岸举行核与辐射突发...
宁波慈溪检验检疫局全力捍卫“舌...
本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